佛教与一百零八

王亚黎

 

    “一百零八”这一组数字与佛教有着不解之缘。据《鸿雪因缘图》记载:素闻撞钟之法,各有不同。何南云:“前后三十六,中发三十六,共成一百零八声。”京师云:“紧十八、缓十八、六遍凑成一百八。”可见我国各地寺庙自古以来,撞钟的节奏、韵律虽各有区别,但钟声均为一百零八下,这是一条千古不变的定律。
    “一百零八”有两种说法:第一种与岁月有关。明代文人郎瑛《七修类稿》卷中说道“叩一百零八声者,一岁之意也。盖年有十二月、二十四气、七十二候,正得此数。”这种说法是宋代以后的儒家思想渗入到佛学中的解释。第二种说法是,佛教认为人有一百零八种烦恼,敲一百零八下,人听之后便可以排忧解愁。
    “一百零八”贯穿于佛教的日常生活和重要事物当中,念佛用的佛珠通常为一百零八粒。所以说“一百零八”在佛教界已成为一种象征。
    “一百零八”在我国发行的邮票和邮政用品中也有不凡表现。1988年9月23日发行YP字头《宁夏风光》邮资名信片,其中一枚的图案为佛教一百零八塔。塔群依山势从上到下,按一、三、五、七奇数排列成十二行,位于最上端是一个形制特大,实心覆钵式的喇嘛塔,其余各塔形制相同形体较小。宁夏一百零八塔是我国佛塔建筑中唯一总体布局为三角形的大型塔群。
    1997年12月22日发行中国古典名著《水浒》关门票小型张──梁山英雄排座次,重现了当年一百零八条好汉聚弟兄于梁山,结英雄于水泊,“忠义双全,替天行道”的历史画卷。古典小说《水浒传》第七十一回中有诗为证:
    忠义英雄迥结台,
    感通上帝亦奇哉!
    人间善恶皆招报,
    天眼何时不大开!

摘自《正法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