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 音 2003年第01期 (总第221期)第3页

圣辉副会长在中国佛学院的讲话

(2002年11月5日)


一诚会长,各位法师,各位同学:

  刚才一诚会长向大家作了很好的开示,表明了中国佛教协会第七次全国代表会议以后,新的领导班子对佛教教育的重视。重视人才的培养,也是我们第七次全国代表会议的重要任务。大家知道,中国佛教协会第七次全国代表会议开得非常成功,非常圆满。传印副院长、姚长寿副院长和佛学院的许多法师都参加或者列席了会议,亲身感受了会议的法喜。自第六届佛代会以后,中国佛教协会已经九年没有开会了。九年来,海内外佛教界一致希望中国佛教协会第七次全国代表会议早日召开。但是,由于我们敬爱的赵朴初会长圆寂,所以拖了几年,到今年即2002年召开。2002年意味着什么呢?2002年是新世纪的第二年,是马年。马年象征着腾飞,就是说,第七次佛代会后,意味着中国佛协新的领导班子将带领全国佛教徒实现我国佛教事业新的腾飞。2002年又是新千年的第二年。世纪之交,百年一遇,千年之交,千载难逢。所以,2002年召开第七次佛代会实在是时节因缘殊胜。

  这次会议也是佛教在新千年、新世纪树良好形象的会议。中国佛教协会从1953年成立,到明年就50年了,中间经过“文革”导致工作停顿,“文革”以后,恢复工作到现在,党和政府对佛教工作是一年比一年重视。所以,现在海内外佛教界共同认为:中国佛教事业处于黄金时代。当今被誉为中国佛教事业的黄金时代,除了党和政府全面贯彻和落实宗教政策外,其中离不开朴老的历史贡献。朴老是维摩菩萨再来,所以,过去由他老人家任会长,是众望所归,海内外四众弟子一致赞叹!但是朴老逝世以后,由谁来担任会长就成了海内外佛教界人士所关心的重要问题。中国佛教协会的会长是表法的,对外代表中国佛教协会,对内统领大众,会长体现了佛教的形象。而第七次佛代会选举僧人担任会长和秘书长后,我们到韩国参加中韩日佛教友好交流会议,就听到国外佛教界对中国佛协第七次全国代表会议的反映特别强烈,评价特别高。居士是四众弟子之一,当会长未尝不可,但是有一点,佛教的主体是僧人,僧人是僧团的核心。所以这次会议选举会长、秘书长都是僧人,应该算是在新千年新世纪,中国佛教为自己树立了一个好形象。过去朴老德高望重,没有一个人可以和他老人家相比,他当会长谁也不会有意见、有说法的。但是朴老逝世以后,如果再选一位居士当会长,中国佛教的形象就不会那么完美。这次会长是我们德高望重的一诚大和尚,秘书长是学诚法师,这样一个组合,这样一个领导班子,对内对外才会产生这么好的影响。这次会议选出的领导集体,包括会长、副会长共21位,而常务理事有92位。领导班子不但体现了老中青三结合,而且三大语系、四众弟子都有代表参加,真正做到了广泛的代表性。一诚法师当会长是表法的、表德的,并不是因为他有很高深的文化,关键在于他有修行,有道德。有文化不一定能当上会长,有道德才能当上会长。我们的学诚法师他是有文化的,是中国佛学院研究生毕业,与你们是校友,他有文化,所以当秘书长。一个有道德的人当会长,一个有文化的人当秘书长,合起来就是“德才俱足”、“学修并重”,这就代表了未来佛教的方向。我呢,与一诚会长相比,没有他的道德高,与学诚法师相比,没有他的文化深,但是我是一个不怕得罪人、做事认真的人。从年龄上说,我们三个人是老中青,同时又具备了德、才、做事认真的三结合,而三结合以“德”为首。江主席说要“以德治国”,在我们佛教更重视道德,所以,就要靠这位有道德的一诚长老来当会长(热烈鼓掌)。这次会议之所以开得成功,还体现在常务理事中间,在副会长中间,有一部分是中国佛学院毕业的学生,从而证明了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佛教界在僧才培养方面取得了很大成就。如果不是中国佛学院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培养了一批优秀人才,这次换届不会有这样的新面貌。所以,国家宗教事务局叶小文局长在会议上代表党和政府讲话时,非常强调要抓好佛教自身建设,特别是人才建设,要办好佛学院。

  这次会议不但总结了第六届佛代会以来的工作经验以及不足之处,更主要的是为二十一世纪初未来五年描绘了蓝图,指明了前进方向,提出了工作任务。对于这次会议,党中央特别重视。没有中央的重视,这次会议不可能开得如此成功。特别是李瑞环主席在会见全体代表时特别高兴地说,这次会议开得很圆满,表示热烈祝贺,向参加会议的代表作了热情洋溢、鼓舞人心的讲话,使与会代表倍感亲切,心情激动,精神振奋。

  这次会议通过了中国佛教协会新的章程,通过了有关的决议和工作报告,形成了一些好的文件。当然,会议也存在不足之处。但最重要的是,会议主要明确了今后的任务和方向,就是要更好地贯彻落实全国宗教工作会议精神,继承朴老的遗志,继续加强佛教自身建设,提高四众弟子的素质。这就是这次会议的主要精神、努力方向和我们今后的工作任务。具体来说,方向就是坚持社会主义和爱国主义,坚持爱国爱教;任务就是学习贯彻全国宗教工作会议精神,继续加强佛教自身建设,提高四众弟子素质,继续提倡“人间佛教”思想,发扬佛教优良传统。而佛教自身建设仍然要体现在加强佛教的信仰建设、道风建设、组织建设、教制建设、人才建设五个建设上。当前各个方面、各个领域都在讲求“与时俱进”,随着社会的发展,我们佛教正面临着新的挑战与历史机遇,所以,我们必须面对挑战、把握机遇。而要抓住机遇、面对挑战,就要“与时俱进”。然而我们佛教讲“与时俱进”,必须正确认识其意义。现在有人说:我们佛教要与世界接轨。接不接轨?我个人认为“与时俱进”并不等于佛教与世界接轨,也不等于佛教要现代化。佛教的“与时俱进”,应当体现在提倡“人间佛教”思想、发扬佛教优良传统方面,就是要通过我们的弘法活动,达到净化人心;在解释教义时能够契合时代,为现代化提供佛教的精神导向。至于与世界接轨问题,中国佛教有中国佛教的情况和特色。我们中国是大乘佛国,是汉语系佛教的发祥地,我们去与人家接轨,不是舍近求远、丢掉我们佛教的特色了吗?我们大乘佛教的根本精神就是“悲智行愿”,也就是菩萨行。菩萨行就要大慈大悲,要行悲愿,就要向观音菩萨学习。但是,光修悲愿,没有智慧还是不行,而要有智慧,就要向文殊菩萨学习。有了智慧,有了慈悲,还要有行动、有实践,这就要向普贤菩萨学习。有了智慧,有了慈悲心,有了行动,还不行,还不彻底,必须还要有大的愿力,所以进一步还要向地藏菩萨学习。地藏菩萨的大愿是“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地狱不空,誓不成佛”。我们学佛的人,希望了脱生死,不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去,就要到东方琉璃世界去,这当然很好。但除此之外,菩萨精神还有更伟大的地方。也就是说,真正学佛的人,不仅要到西方极乐世界去,到东方琉璃世界去,还应当要下地狱去,就象地藏菩萨一样“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当然下地狱有两种,一种是愿力入地狱,是为了救苦救难,为了救度众生;另一种下地狱是由于业力果报而堕入地狱。而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地藏大愿,却是使芸芸众生最受感动,真正无私无畏、彻底奉献的菩萨精神。所以,要真正的行菩萨道,不光要去西方、去东方等净土,还要下地狱度生。因此,我们学佛,重在成就菩萨行,要成就菩萨行就要学修悲智行愿。因为,悲智行愿是我们大乘佛教的特色,也是我们大乘佛教的精神所在。正因为这样,我们中国必须坚持和发扬中国佛教的优良传统。中国佛教的优良传统要求僧尼必须独身、素食、僧装,不能像有的国家那样,现代得大部分僧人家庭化,也不要僧装改革,更不要吃肉,而丢掉我们的优良传统。丢掉了这些,我们就没有了自己的特色和优势。也就是说,我们中国佛教的特色和优势,是历史形成的,是历代高僧大德传给我们的,如果抛弃了老祖宗留给自己的优势,强调所谓去与世界接轨的话就接错了。朴老倡导的“黄金纽带”,使中韩日三国佛教友好交往得到更深入的发展,但深入发展友好交往并不意味着非得学它的什么不可。当然,好的东西我们可以学习,但学“僧人家庭化”、学吃肉、学僧装改革的话,就失去中国佛教的特色了。我们的现代化,我们的与时俱进,不能离开中国佛教的特色,不能离开悲智行愿,不能离开独身、素食、僧装。我们必须保持自己的特色,必须勤修戒定慧,必须讲因果,讲发心,讲持戒,讲学修并重。所以继续加强自身建设,实质上就是解决我们佛教走什么路、今后的方向是什么的问题。同时还要认识到,发扬佛教优良传统,与“人间佛教”的思想并不矛盾。“人间佛教”的思想不仅体现在开展慈善事业、教化信众方面,更主要的还体现在提高信徒们的悟性,提高他们的智慧,净化他们的心灵,提高他们的素质上。过去我们讲“人间佛教”思想就好象与社会打成一片,很随和。实际上“人间佛教”思想,目的是为了使学佛的人比一般群众有更高的道德、更美的心灵、更高的素质,持戒更严,因果更分明,修行更精进,行为更善良,更加热爱祖国,更加热爱人民,更加遵守法律。所以,提倡“人间佛教”思想与发扬佛教优良传统不是对立的,也不是矛盾的。

  第七次佛代会以后,确定继续加强佛教自身建设。自身建设的五个方面,位子怎么摆?刚才一诚会长的讲话,说明新的领导班子要把人才建设放在重要的位置上。五个建设中人才建设是关键,如果人才建设搞不好,那么其他四个方面的建设也不能落到实处。有了人才就有了一切,人能弘道,非道弘人。过去常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所以培养人才是很不容易的。中国佛教特别是明清以来越来越走下坡路,就是因为佛教中缺乏大思想家、大修行家,缺乏有高尚情操的高僧大德、法门龙象。所以第七次佛代会把人才建设放到最重要的位置,就是希望为二十一世纪培养出一批佛教的大思想家、大修行家出来。如果我们经过努力能真正培养出一批可以住持一方、教化一方,既爱国又爱教的杰出人才出来,那样我们中国的佛教就更有希望了,庄严国土、利乐有情、普度众生的工作就会做得更好,佛教就会更有前途了。我们知道,中国佛学院的办学条件并不太好,师资也不足,教师待遇低、工资少,办学条件中的软件、硬件都不够理想。但是,也不能因为条件不好就悲观,要特别看到,还就是因为有了这个条件不太好的中国佛学院,从1980年到现在已经办了九届,培养出的人才,很多人都成为这次佛代会常务理事会的人选。如果没有中国佛学院这二十年培养出这么多学生,这次佛代会换届不可能这么圆满。尽管教育条件不好,却培养了大量的理事、常务理事,还培养了几位副会长。而且,目前在各省市佛协、各重点寺院主持工作的僧人中大部分是从佛学院毕业的学僧。你们看我们的学诚副会长兼秘书长,就是中国佛学院第三届毕业生,戒忍副会长、明生副会长,都是我们佛学院出来的。常务理事中也有不少是中国佛学院毕业的。我本人也是中国佛学院毕业的。当然,毕业出来的学僧当上了理事、常务理事、副会长、方丈、当家,并不等于就是出了人才。如果只有当了什么就算人才的话,那就太庸俗了。而且都希望毕业了都能当什么的话,也没有那么多的会长、副会长、方丈、当家给大家当。真正的僧才应该是人格、国格、僧格、学识、修行能作为楷模的人。至于举出上面的例子主要是说佛学院办学取得了很大成绩,并不是号召你们毕了业去当什么,去要名要利,如果那样的话就失去了出家度生的意义。尽管我们中国佛学院硬件条件不太好,师资队伍也不很强,但是培养出来的恰恰是二十一世纪中国佛教的重要领导人员。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说,中国佛学院实际上是培养中国佛教未来领导人的一个学院,同时也是培养高级研究人员和寺院管理人员的基地。这就告诉我们,作为中国佛学院的学生是非常光荣的,但是责任也是重大的,要求也是特别高的。因为将来你们要主持一方,主持一个寺院、一个省或者一个市佛协的工作,你的修行、你的素质、你的学识、你的情操如果不高尚的话,你所在的这个地方的佛教事业的发展就会受到影响。所以,我当方丈时,经常召集执事们开会,对他们讲:一般僧人可以犯错误,我们执事要尽量少犯错误,最好不犯错误。为什么?因为你犯错误跟一般僧人犯错误不一样,你犯错误,一个寺院就要受影响。如果主持一个省的佛协,一个省的佛教事业就要受影响。所以说,中国佛学院的学生既光荣,责任却更重。在这四年的学习中,要自己很好磨炼,刻苦学习,不但学好佛教各科教理,学好必要的外语,更主要的是必须学好中国文化。有的学僧不知为什么,学外语特别有劲,而学教理、学中文则不积极,那样不好。中国人中国文化过不了关,却拼命学外文,就是忘了根本。而只有守住了根本,才能真正把自己造就成德智体全面发展的人才,准备好毕业后承担起弘法利生的重担。为了中国佛教界有更美好的明天,我们一定要按照朴老的要求,第一是培养人才,第二是培养人才,第三还是培养人才。以人才弘法,以人才来度众生,以人才来成佛。只要大家在这里讲学习、讲修行、讲发心,做到遵照朴老抄录给我们的座右铭每天四问,即“我的学问有没有进步?我的身体有没有进步?我的道德有没有进步?我的工作有没有进步?”将来我们盼望的大思想家、大修行家,不是你,就是他,一定会在你们中间,就看你们能不能把握这个机遇。

  最后告诉大家,朴老去世以后,上一班毕业的同学毕业证上没有盖院长的印。这点请你们放心,到明年毕业的时候,新的院长会产生的。今天我作为你们的校友,让我讲话,我虽然不会讲话,但我讲的都是实心话。当然实心话就是有什么讲什么,过细推敲起来,不一定恰当,主要是供同学们参考,有错误更请大家批评。总之请你们放心,中国佛学院是我们的母校,是培养法师的摇篮,我们一定要尽一切力量把中国佛学院办好。

  祝各位法师、各位同学身体健康、吉祥如意!

  谢谢大家。

  (根据录音整理,已经本人审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