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 音 1998 年 第 12 期 ( 总 第 172)14

中 国 佛 教 的 主 流 及 前 景 展 望

吴 可 为

    佛 教 传 入 中 国 之 际 , 正 是 大 乘 思 潮 开 始 兴 起 之 时 。 佛 教 恰 好 在 这 样 一 种 背 景 下 向 东 方 涌 来 , 似 乎 是 在 强 烈 地 暗 示 和 象 征 着 : 中 国 确 是 大 乘 的 有 缘 之 土 。 回 顾 过 去 , 可 以 清 楚 地 发 现 , 大 乘 佛 教 的 兴 盛 与 中 国 佛 教 的 发 展 在 历 史 的 进 程 中 奇 妙 地 叠 合 在 一 起 , 同 步 而 并 行 。 大 乘 佛 教 与 小 乘 佛 教 几 乎 同 时 传 入 中 国 , 但 很 快 大 乘 就 波 澜 激 涌 地 成 为 中 国 佛 教 的 主 流 。 在 印 度 , 小 乘 僧 团 和 大 乘 僧 团 一 直 是 并 存 齐 立 的 ; 而 在 中 国 , 从 来 未 曾 出 现 过 这 种 格 局 。 几 乎 从 一 开 始 , 小 乘 就 作 为 一 个 支 流 被 融 摄 进 了 以 大 乘 为 主 流 的 整 体 里 。 大 乘 佛 教 以 穷 尽 一 切 诸 法 实 相 的 智 慧 为 标 帜 , 这 对 素 有 求 道 传 统 的 中 国 人 来 说 , 无 疑 有 着 巨 大 的 吸 引 力 ; 而 其 “ 世 间 实 相 即 是 涅 盘 ” 的 入 世 精 神 和 “ 慈 悲 济 物 自 利 利 他 ” 的 本 怀 , 较 之 小 乘 自 求 解 脱 的 独 善 之 路 , 也 更 为 契 合 深 受 儒 家 仁 义 之 学 熏 陶 的 国 人 的 价 值 取 向 。 大 乘 佛 教 之 成 为 中 国 佛 教 的 主 流 , 是 由 大 乘 思 想 本 身 的 超 越 性 和 中 国 文 化 内 在 的 质 素 所 决 定 的 。

    大 乘 佛 教 空 、 有 、 性 三 宗 在 中 国 皆 得 到 极 大 弘 传 。 经 过 数 百 年 的 积 累 和 整 理 , 至 晚 到 南 北 朝 时 , 中 国 已 基 本 具 备 了 自 己 独 立 而 完 整 的 大 乘 法 藏 , 这 为 中 国 从 此 前 以 沿 承 为 主 的 酝 酿 期 转 入 充 满 创 造 力 的 鼎 盛 期 提 供 了 坚 实 的 基 础 。 隋 唐 二 代 , 中 国 国 力 趋 于 盛 极 , 中 国 佛 教 也 随 之 进 入 了 黄 金 盛 季 , 其 标 帜 是 大 乘 诸 宗 的 纷 纷 创 立 。 这 其 中 , 律 宗 所 研 究 的 戒 学 实 际 上 是 一 切 佛 法 正 行 的 基 础 ; 净 土 宗 所 弘 扬 的 则 是 佛 陀 特 为 末 法 时 代 众 生 所 开 显 的 殊 胜 法 门 。 此 二 宗 一 为 此 生 修 行 的 基 础 , 一 为 他 世 转 生 的 归 宿 , 因 而 也 基 本 为 其 它 各 宗 所 共 同 尊 崇 。 余 宗 则 围 绕 作 为 佛 法 主 体 的 定 慧 二 学 展 开 , 各 成 体 系 而 又 相 摄 相 入 , 缨 络 交 参 , 可 谓 灿 烂 至 极 。

    般 若 类 经 典 是 最 早 传 入 的 大 乘 经 典 。 空 慧 之 学 经 由 早 期 以 老 庄 比 附 的 “ 格 义 ” 期 , 诸 师 异 解 ( 所 谓 “ 六 家 七 宗 ” ) 的 “ 偏 义 ” 期 , 终 至 罗 什 门 下 , 睿 哲 星 列 , 蔚 然 成 宗 , 空 宗 “ 本 义 ” 于 兹 大 明 。 但 此 时 唯 识 之 学 尚 付 阙 如 , 唯 心 之 论 秘 而 未 宣 , 中 观 学 派 未 受 挑 激 , 所 以 古 三 论 师 尚 多 属 正 解 空 宗 本 来 之 义 , 未 及 创 显 中 观 隐 含 之 理 。 其 后 摄 山 、 兴 皇 承 关 中 正 义 而 多 有 新 解 ; 待 嘉 祥 大 师 出 , 整 摄 一 切 法 藏 入 于 中 道 二 谛 。 “ 不 生 不 灭 ” 非 只 空 诸 妄 法 , 亦 显 诸 佛 常 乐 我 净 之 真 常 法 身 , 所 以 空 宗 至 极 之 理 与 性 宗 本 来 无 二 。 中 观 义 理 至 此 发 挥 透 尽 , 可 谓 大 弘 龙 树 提 婆 之 学 。

    唯 识 学 的 兴 起 , 始 于 南 北 朝 。 随 着 勒 那 摩 提 、 菩 提 留 支 、 真 谛 等 高 僧 的 到 来 , 中 国 佛 教 学 者 兴 起 了 唯 识 学 研 究 的 热 潮 , 并 很 快 形 成 北 方 地 论 师 南 北 二 道 和 南 方 摄 论 师 之 三 家 分 立 的 局 面 。 这 种 差 异 , 显 然 不 能 简 单 归 结 为 对 经 论 翻 译 和 理 解 上 的 偏 差 所 致 , 而 更 可 在 印 土 唯 识 学 内 部 义 理 和 传 承 的 殊 异 之 中 找 到 根 据 。 唯 识 学 本 有 古 义 与 今 义 的 区 别 , 而 古 今 唯 识 学 分 殊 的 焦 点 之 一 即 在 于 缘 起 识 的 真 妄 性 上 。 实 际 上 , 奘 师 所 传 义 、 摄 论 师 ( 包 括 地 论 师 北 道 ) 义 、 地 论 师 南 道 义 , 恰 好 构 成 唯 识 学 内 部 一 个 由 妄 至 真 、 由 显 到 密 的 序 列 , 即 分 别 以 染 识 、 染 净 和 合 识 、 净 识 作 为 诸 法 缘 起 所 依 。 玄 奘 大 师 所 弘 全 面 完 整 地 保 持 了 印 度 唯 识 今 学 ( 护 法 — — 戒 贤 一 系 ) 的 正 义 , 真 谛 三 藏 与 菩 提 流 支 二 师 所 传 则 更 近 于 唯 识 古 学 ( 德 慧 — — 安 慧 一 系 ) , 勒 那 摩 提 所 倡 实 则 通 于 如 来 藏 缘 起 系 统 。 奘 师 务 求 忠 实 于 当 时 印 土 唯 识 学 的 主 流 ; 而 地 论 师 与 摄 论 师 则 早 已 开 启 了 中 国 佛 教 学 者 独 自 研 思 唯 识 奥 义 的 先 河 , 并 对 大 乘 佛 教 内 部 虚 妄 唯 识 论 与 真 常 唯 心 论 二 大 体 系 间 的 过 渡 与 融 通 以 及 天 台 和 贤 首 二 宗 之 成 立 起 到 了 相 当 的 推 动 作 用 。

    性 宗 , 或 曰 真 常 唯 心 宗 , 在 中 国 大 乘 佛 教 中 居 于 核 心 地 位 。 其 中 又 包 括 以 《 楞 伽 》 、 《 胜  》 、 《 密 严 》 等 经 为 主 经 的 如 来 藏 缘 起 宗 和 以 《 华 严 》 为 主 经 的 法 界 缘 起 宗 , 另 如 《 涅 盘 》 倡 如 来 藏 为 真 我 , 显 诸 佛 法 身 常 乐 我 净 ; 《 法 华 》 会 三 权 归 一 实 , 明 一 切 乘 皆 入 于 佛 乘 , 俱 是 性 宗 无 上 宝 典 。 是 以 大 乘 之 了 义 经 , 本 来 义 趣 无 二 , 同 属 性 宗 。 大 乘 的 殊 胜 奥 义 唯 在 性 宗 之 经 论 中 才 得 以 最 为 充 分 和 完 满 地 显 示 , 而 其 传 入 中 国 也 在 虚 妄 唯 识 论 之 前 , 是 以 大 乘 性 宗 对 中 国 佛 教 之 影 响 最 极 深 刻 。 智 者 依 《 法 华 》 立 教 , 法 藏 依 《 华 严 》 开 宗 , 天 台 与 贤 首 二 宗 作 为 中 国 本 土 开 创 的 大 乘 教 派 , 一 先 一 后 , 同 以 性 海 庄 严 为 旨 归 。 禅 、 密 二 宗 虽 更 尚 实 修 实 行 , 不 特 重 义 解 闻 思 , 然 达 摩 大 师 特 指 四 卷 《 楞 伽 》 以 印 心 , 密 宗 大 德 均 目 显 教 义 理 为 根 基 , 可 知 禅 密 之 实 , 与 教 不 违 。 禅 宗 以 直 示 心 体 、 即 心 解 脱 为 旨 , 密 教 以 彻 见 明 体 、 即 身 解 脱 为 宗 , 此 所 谓 “ 心 体 ” 、 “ 明 体 ” 也 即 是 众 生 真 常 心 性 , 所 以 禅 密 二 宗 , 一 者 化 仪 殊 胜 , 一 者 修 法 超 绝 , 究 其 实 也 都 以 真 常 唯 心 论 为 其 理 论 依 据 , 同 属 大 乘 性 宗 。

    与 印 度 佛 教 相 比 较 , 中 国 佛 教 有 两 个 明 显 的 特 征 : 一 是 大 乘 居 于 绝 对 主 导 地 位 , 二 是 大 乘 性 宗 居 于 核 心 地 位 。 印 度 佛 教 大 乘 小 乘 俱 兴 ; 而 大 乘 佛 教 中 , 以 空 ( 中 观 ) 有 ( 唯 识 ) 二 宗 为 盛 , 相 形 之 下 , 性 宗 似 乎 未 在 彼 土 大 倡 ; 而 天 台 宗 、 禅 宗 、 贤 首 宗 则 更 是 中 国 佛 教 所 独 创 之 教 派 。 由 于 中 印 佛 教 的 这 种 差 异 , 在 近 现 代 的 佛 学 研 究 中 , 逐 渐 产 生 了 一 种 对 中 国 佛 教 的 怀 疑 倾 向 。 在 某 些 学 者 那 里 , “ 中 国 佛 教 ” 似 乎 成 了 这 样 一 个 概 念 , 它 代 表 着 一 种 所 谓 “ 中 国 化 ” 了 的 佛 教 , 一 种 走 样 和 失 真 了 的 , 亦 即 为 中 国 固 有 而 强 大 的 本 土 文 化 ( 以 儒 道 为 代 表 ) 所 改 转 了 的 佛 教 。 在 这 样 一 种 眼 界 中 , 诸 师 判 教 可 被 视 作 中 国 人 喜 欢 且 善 于 调 和 妥 协 的 民 族 个 性 的 表 现 ; 法 界 圆 融 可 被 看 成 是 儒 家 “ 中 庸 ” 、 “ 中 和 ” 理 念 在 佛 教 中 的 体 现 ; “ 众 生 皆 具 佛 性 ” , 可 被 解 为 “ 人 人 可 成 尧 舜 ” 的 佛 学 翻 版 ; 禅 宗 更 被 斥 为 空 疏 笼 统 之 极 或 被 目 为 纯 然 老 庄 化 的 佛 教 ; 乃 至 《 楞 严 》 、 《 圆 觉 》 经 是 伪 经 , 《 大 乘 起 信 论 》 、 《 大 乘 止 观 法 门 》 论 是 伪 论 , 凡 此 种 种 , 不 一 而 足 。 将 此 目 为 佛 学 研 究 的 新 成 果 , 可 谓 惑 于 其 表 而 昧 于 其 实 。 值 得 注 意 的 是 , 这 种 对 中 国 佛 教 传 统 的 怀 疑 , 不 仅 见 诸 国 外 ( 日 本 、 欧 美 ) 的 佛 学 研 究 者 , 也 强 烈 地 体 现 在 中 国 本 土 的 不 少 学 者 身 上 。 究 其 原 因 , 大 体 有 三 。 一 是 语 言 文 字 上 的 间 隔 。 欧 美 佛 学 研 究 者 多 能 精 通 梵 文 而 罕 能 解 读 汉 语 , 其 研 究 所 据 唯 有 梵 文 佛 典 , 这 必 然 导 致 他 们 对 中 国 佛 教 的 生 疏 与 间 离 感 ; 二 是 学 术 方 法 上 的 偏 失 。 以 日 本 为 代 表 的 近 现 代 佛 学 研 究 大 量 采 用 西 方 学 界 的 方 法 , 如 重 视 对 思 想 源 流 的 审 察 , 对 学 术 背 景 的 讨 论 , 对 文 本 传 承 的 考 订 , 对 语 体 风 格 的 比 较 , 对 概 念 辞 源 的 分 析 等 等 。 这 些 方 法 的 采 用 , 固 然 对 佛 学 研 究 大 有 裨 益 , 但 一 味 以 西 方 学 界 的 眼 界 和 方 法 来 解 析 佛 学 , 完 全 忘 失 了 佛 教 止 观 内 证 的 实 践 品 格 和 信 解 行 证 的 固 有 理 路 , 则 无 异 于 从 一 开 始 即 已 完 全 错 失 了 佛 教 的 本 来 面 目 。 近 现 代 研 究 者 大 多 只 能 采 取 纯 学 术 角 度 , 罕 有 实 修 乃 至 有 所 证 入 者 。 佛 学 对 这 些 学 者 而 言 既 然 仅 只 是 一 种 世 间 学 术 , 那 么 对 大 乘 佛 教 的 超 越 境 界 产 生 怀 疑 也 就 是 必 然 的 了 。 三 是 精 神 自 信 力 的 丧 失 。 中 国 佛 教 学 者 对 于 自 己 传 统 的 怀 疑 , 很 大 程 度 上 是 由 于 这 个 因 素 。 中 国 在 近 代 全 方 位 的 衰 落 导 致 有 危 机 感 和 使 命 感 的 学 者 对 传 统 的 普 遍 怀 疑 和 否 定 , 这 种 倾 向 在 佛 学 研 究 中 同 样 存 在 。 中 国 近 现 代 佛 学 研 究 可 以 说 正 是 伴 随 着 对 中 国 佛 教 传 统 的 批 判 而 兴 起 的 。 然 而 真 正 伟 大 的 传 统 正 应 该 而 且 能 够 经 受 住 任 何 一 种 怀 疑 的 考 验 。 中 国 佛 教 既 非 佛 教 “ 征 服 ” 中 国 的 结 果 , 也 非 中 国 “ 汉 化 ” 佛 教 的 产 物 , 它 源 于 中 土 佛 教 大 师 对 佛 法 所 进 行 的 创 造 性 整 理 和 阐 释 。 中 国 大 乘 诸 宗 一 个 共 同 的 特 点 即 在 于 既 有 大 乘 经 论 为 本 , 又 有 大 乘 深 理 为 据 , 更 有 大 师 自 分 亲 证 为 依 , 因 此 始 终 保 持 着 纯 正 的 大 乘 本 色 。 事 实 上 , 中 国 佛 教 与 印 度 佛 教 一 脉 相 承 , 同 源 同 根 ; 而 随 着 佛 教 在 印 度 无 可 挽 回 的 衰 微 , 中 国 佛 教 更 已 成 为 世 界 上 唯 一 纯 正 的 大 乘 佛 教 。 只 有 透 过 纷 纭 万 千 的 外 部 形 态 , 深 入 中 国 佛 教 的 内 在 生 命 之 中 , 才 能 真 正 体 会 到 这 一 点 。

    佛 教 智 慧 无 疑 是 整 个 东 方 精 神 世 界 里 最 为 秘 奥 的 部 分 。 佛 教 寻 求 “ 一 切 智 慧 ” 的 目 标 , 正 是 精 神 所 能 得 到 的 最 恒 久 和 最 强 大 的 推 动 力 。 智 慧 之 不 同 于 知 识 , 正 在 于 知 识 随 时 日 而 变 化 , 真 正 的 智 慧 却 是 逾 久 而 弥 固 , 其 价 值 和 活 力 决 不 会 随 着 时 间 而 丧 失 。 因 此 , 佛 教 内 在 的 生 命 在 今 日 正 与 在 其 历 史 上 最 为 灿 烂 的 时 期 一 样 充 满 活 力 。 不 过 这 种 活 力 尚 被 掩 蔽 着 , 未 能 显 露 出 来 。 如 同 大 地 深 处 涌 动 着 的 潜 流 , 我 们 尚 只 能 听 到 它 那 微 细 而 又 巨 大 的 激 荡 声 , 但 只 要 能 重 新 找 到 决 口 , 它 便 会 在 大 地 上 喷 薄 而 出 。

    历 史 上 从 来 没 有 一 个 时 代 象 今 天 这 样 处 于 如 此 多 元 的 接 触 、 冲 突 、 对 立 和 影 响 之 中 , 众 多 的 世 界 从 未 象 现 在 这 样 相 互 遭 遇 在 一 起 , 众 多 的 文 化 从 未 象 现 在 这 样 处 于 相 互 构 成 的 无 限 张 力 之 内 。 我 们 再 也 不 能 生 活 在 一 个 封 闭 单 一 的 世 界 里 , 因 为 众 多 其 它 的 世 界 正 如 同 林 中 的 枝 桠 一 般 展 开 在 我 们 周 围 。 一 个 传 统 要 保 持 和 发 展 自 己 , 因 此 不 能 再 仅 靠 向 其 内 部 寻 求 动 力 , 它 还 必 须 走 出 自 身 以 回 应 来 自 其 它 世 界 的 声 音 。 对 话 、 竞 争 与 平 衡 , 这 是 多 元 时 代 最 为 突 出 的 主 题 。 事 实 上 , 佛 教 自 古 以 来 就 一 直 是 通 过 与 其 它 文 化 的 竞 争 和 对 话 来 得 到 发 展 — — 并 常 常 是 以 摄 服 “ 外 道 ” 的 方 式 来 达 到 平 衡 的 。 佛 教 在 历 史 上 丝 毫 就 不 曾 惧 怕 过 这 样 一 种 压 力 , 它 在 今 天 也 同 样 可 以 极 高 的 自 信 来 回 应 来 自 其 它 宗 教 、 哲 学 和 科 学 的 挑 激 , 并 在 这 样 一 种 回 应 中 , 促 进 真 理 的 昭 明 。

    随 着 佛 教 思 想 在 西 方 世 界 一 定 程 度 的 传 播 , 佛 教 与 作 为 西 方 世 界 精 神 根 基 的 基 督 教 之 间 的 对 话 业 已 展 开 。 虽 然 这 场 对 话 的 范 围 和 深 度 到 目 前 为 止 尚 极 其 有 限 , 但 作 为 东 西 方 精 神 伟 大 传 统 的 代 表 , 佛 教 与 基 督 教 间 的 对 话 或 许 真 会 成 为 下 个 世 纪 中 最 为 重 要 的 文 化 事 件 。 佛 教 与 基 督 教 之 间 , 在 三 身 即 离 与 三 位 一 体 , 共 相 法 身 与 隐 秘 上 帝 , 化 身 应 现 与 道 成 肉 身 , 慈 悲 与 博 爱 , 解 脱 与 拯 救 , 净 土 与 天 堂 , 无 明 与 原 罪 , 轮 回 与 复 活 , 业 报 与 审 判 等 等 众 多 主 题 上 , 均 存 在 着 可 以 讨 论 的 广 阔 空 间 。

    相 对 于 宗 教 间 的 对 话 , 佛 教 哲 学 与 西 方 哲 学 间 的 比 较 或 许 将 更 具 吸 引 力 和 挑 战 性 。 西 方 哲 学 的 所 有 重 要 主 题 几 乎 都 可 以 在 佛 教 哲 学 中 找 到 相 应 点 。 仅 举 下 面 一 例 即 足 以 表 明 佛 学 在 哲 学 比 较 方 面 所 具 有 的 巨 大 潜 力 。 德 国 在 西 方 世 界 向 有 “ 哲 学 之 乡 ” 的 美 誉 , 而 康 德 、 黑 格 尔 、 胡 塞 尔 、 海 德 格 尔 更 可 视 作 德 国 近 现 代 哲 学 的 四 座 巨 峰 。 现 在 已 有 不 少 东 西 方 学 者 注 意 到 其 哲 学 思 想 与 佛 教 哲 学 相 比 较 的 可 能 性 。 在 黑 格 尔 的 辩 证 法 与 华 严 宗 的 缘 起 观 , 康 德 的 认 识 论 、 胡 塞 尔 的 现 象 学 与 唯 识 学 , 海 德 格 尔 的 存 在 论 与 中 观 哲 学 的 实 相 论 之 间 皆 有 着 极 具 价 值 的 可 比 性 。 在 与 西 方 哲 学 之 顶 级 层 次 的 对 话 中 , 佛 教 哲 学 将 可 以 向 西 方 世 界 充 分 展 示 东 方 智 慧 的 深 度 。

    佛 教 与 现 代 科 学 间 的 对 话 同 样 有 着 广 阔 的 前 景 。 令 人 深 感 惊 异 的 是 , 现 代 科 学 最 前 沿 的 许 多 发 现 与 佛 教 之 启 示 极 为 相 似 , 科 学 似 乎 正 以 实 证 的 方 式 来 验 证 佛 教 圣 者 对 其 自 证 境 界 的 描 述 。 仅 举 物 理 学 而 论 , 以 相 对 论 和 量 子 力 学 为 二 大 基 石 的 现 代 物 理 学 彻 底 动 摇 了 绝 对 主 义 宇 宙 观 的 迷 梦 。 时 空 的 相 对 性 隐 含 着 “ 念 劫 相 融 ” 、 “ 尘 刹 相 含 ” 的 可 能 性 ; 广 延 与 质 量 的 相 对 性 将 “ 物 质 实 体 ” 的 概 念 消 融 于 “ 关 系 实 在 ” 中 , 正 可 表 明 定 相 与 自 性 之 “ 不 可 得 ” ; 基 本 粒 子 的 相 互 构 成 而 非 独 立 自 在 , 正 合 “ 诸 法 缘 起 ” 之 理 ; 量 子 力 学 对 意 识 在 一 定 程 度 上 确 实 参 与 了 物 质 实 在 构 成 的 揭 示 , 更 隐 约 相 通 于 “ 万 法 唯 识 ” 之 义 。 佛 教 义 理 与 现 代 科 学 发 现 的 相 似 性 , 已 经 引 起 科 学 界 一 些 目 光 敏 锐 的 学 者 的 注 意 , 二 者 间 的 比 较 也 必 随 着 相 互 间 理 解 的 加 深 而 变 得 更 加 富 于 成 果 。

    以 上 粗 略 的 分 析 , 足 以 显 明 佛 教 在 现 时 代 的 广 阔 的 发 展 前 景 。 面 对 着 在 现 代 社 会 中 将 佛 教 智 慧 重 新 发 扬 光 大 的 历 史 任 务 , 中 国 佛 教 界 理 应 担 当 起 最 大 的 责 任 。 由 于 佛 教 在 其 源 始 国 的 衰 落 , 中 国 传 统 佛 教 已 成 为 世 界 上 唯 一 纯 正 的 大 乘 佛 教 , 中 国 大 藏 经 ( 包 括 汉 藏 满 蒙 等 多 种 文 字 ) 事 实 上 也 已 成 为 世 界 上 唯 一 整 全 的 佛 法 大 藏 。 中 国 在 经 历 了 漫 长 的 失 落 之 后 , 正 在 一 天 天 重 新 找 回 它 昔 日 的 荣 光 , 中 国 佛 教 也 应 该 重 新 恢 复 它 往 日 的 自 信 。 那 种 无 与 伦 比 的 自 信 , 我 们 仍 可 在 龙 门 石 窟 卢 舍 那 大 佛 脸 上 那 沉 静 、 喜 悦 而 神 秘 的 微 笑 里 感 觉 到 , 唯 有 真 正 究 竟 的 觉 悟 者 才 会 现 起 那 样 的 笑 容 。 我 们 仍 可 感 觉 到 , 昔 日 伟 大 的 传 统 并 不 曾 全 然 逝 去 , 并 不 曾 完 全 远 离 我 们 。 它 正 如 天 边 遥 远 的 雷 声 , 穿 彻 静 寂 的 天 空 , 向 我 们 呼 啸 而 来 。 中 国 佛 教 的 传 统 维 系 着 大 乘 佛 教 的 纯 正 血 脉 , 护 卫 和 复 兴 我 们 的 传 统 即 是 在 这 个 圣 者 隐 遁 的 时 代 护 持 大 乘 正 法 的 唯 一 道 路 , 这 也 应 当 成 为 中 国 佛 教 发 展 的 开 路 王 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