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正果法师的佛学思想

胡晓光

          编者按:今年是正果法师圆寂十周年纪念。《法音》编辑部同志致函本刊,希望能刊登几篇纪念性文章,以缅怀正果法师的高行亮节。通过此处的两篇文章以及去年第四期李豫川先生的《当代高僧正果法师》一文,读者大致可以了解老法师的生平、德行及思想,并从中受到教益。

       正果法师是太虚大师的高足,他受过严格的佛学院教育,他的佛学基础是法相唯识学,而他一生用功最深切的则是禅宗。从某种意义上讲,正果法师是“学在唯识,行在禅宗”。在太虚大师的门下,正果法师是很有独特性格的一位,他学识渊博,但他不是一个现代式的佛教学者,他撰写了不少能够体现他广博学识的书,但是还没有一本是真正意义上的著作,而大多署名“编述”。他讲了几十年的佛法,但是他自己却没有把自己的佛学观体系化。他的这样特点是因为他没有当学者专家的想法,他是“述而不作”的典范,所以在正果法师的讲义中难以归纳出他完整的佛学观体系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正果法师力图所讲所做都是佛教的,他以戒为师,以法为依,以佛见为见。正果法师堪称为当代为人为学相统一的高僧大德。

        太虚大师是中国近代佛教史上最重要的佛教领袖和佛学导师,在他的门下,培养出不少很有建树的佛教学术专家,其中法尊法师、印顺法师是最为典型的。法尊法师是精通汉藏两系佛教的大师,又是著名翻译家,可谓“当代之玄奘”,印顺法师是深通三藏经典的当代佛教泰斗和大理论家,可谓“当代之龙树”。法尊法师在见地上是持西藏格鲁派的应成中观见,而印顺法师则以印度中期大乘龙树中观为宗极。很明显,在见地上法尊法师和印顺法师都与太虚大师相左。太虚大师是以中国佛学为本位,以法界圆觉宗为终极旨归。太虚大师曾  云:“中国佛教的特质在禅”,法界圆觉宗的哲学理念也就是禅的心要,太虚大师把法相唯识学当成佛教共有的方法论,在这一点上,正果法师是和太虚大师相同的,可以说只有正果法师是基本上继承了太虚大师的见地。在学理上,我们应该承认法尊法师和印顺法师确实是继承和发展了太虚大师的佛学思想,而且他们坚持中观见自有其一定道理。从师承上讲,我们不能不说两位大师都另立自宗了。或许在他们的观念中总有“吾爱吾师,尤爱真理”吧。

      正果法师是恪遵师说的。在佛教学术上他不象法尊法师和印顺法师那么着重于自身的体系构建,但在广大菩萨行上,正果法师确实是太虚大师门下的上座之人。正果法师为人为学是一致的,他老人家讲法,总是以戒定慧为总纲,以三法印为基本原则,以菩萨六度、四摄为内容。笔者是八一年皈依正果法师,曾就学术界流传的伪经伪论问题,向他求教。正果法师回答“凡合乎三法印者,就是佛法,不合乎三法印者,就是魔说。《楞严》、《起信》都是合乎三法印的,因此应当视为佛法。”由此可见,正果法师判别佛说与伪说是以法住原则为标准的,并不是以史学考据方法来确证。正果法师认为佛法不同于世间文化学术,佛法的真理要靠亲身体认方可觉知,不能把佛法单纯地看成是一套与世间文化学术一样的概念系统,否则佛法就不是佛法,而是一种世间学术知识了。佛法的重心在智慧,世间文化学术的重心则在知识,智慧与知识是有本质区别的。知识需要聪明,智慧需要悟性,一个是外在,一个是内在。佛法是内明,也就是重于内在,所以治佛法者一定要切身实证反观内照,否则就是戏论。

      正果法师的佛学思想基本可以从这几个方面谈起,一以中国佛学为本性,二以法相唯识学为架构,三以禅宗修行为核心,四以人间佛教为宗极。在近代中国佛教史上,有这样一种思潮:就是反对中国传统佛教,一些新派学者们认为,中国佛教与印度佛教有本质上的区  别,中国佛教已被中国传统文化给同化了,失去了印度佛教本有的思想特质。印度佛教讲有为缘起论,而中国佛教则讲无为缘起论。有为缘起论讲性寂,无为缘起论讲性觉,两者区别甚大。因此新派学者判定中国佛教哲学思想是违背佛说的,故而对中国佛教一笔抹煞。正果法师对新派学者的意见是持否定意见的,他坚持中国佛教为本位,他认为有着近二千年历史的中国佛教,是对佛陀的圣教最好的继承和发展。在历史上,中国佛教大德高僧有修有证,多如丛林,他们对佛法的理解是靠修为,有体认得来的,并不象今天的新派学者是靠考据和概念名相推论得来的。作为世界佛教的重要组成部分的中国佛教,它的最大成就即是创立了具有中国文化特质的而又完全契合佛陀本义的禅宗。正果法师是一个有修有证的禅宗实践者,所以在他心目中,  中国佛学是他的本位,他认为中国佛学是世界佛教史上最为巨大的成果。

         一般来说中国佛教的特点是简约,正果法师看到了简约方法对利根上士是方便的,但对今天广大学修佛法者则需详明。没有详明的佛理基础,则无法导向实践。为此,正果法师十分重视法相唯识学理论,他把法相唯识学当成入佛必备的基础知识。由此可见,正果法师是讲中道的,他即不偏于简约,又不偏于详明,而是二者兼顾,善巧运用。正果法师所讲的法相唯识学是十分传统的,是恪守原典的结构方式来讲,在其讲义中,并无创新之迹。

         法相唯识学有严密的理论体系架构。它可以充当整体佛法的方法论,要建立系统性的佛学理念,正果法师认为应以法相唯识学为其架构,正因基于此见,正果法师对法相唯识学有深入的研究,他虽然精于教相,但在个人行持上则选择十分简约的禅宗。可以说禅宗是正果法师佛学思想的核心,正果法师是对全体佛法都有过研究。他师从法尊法师几十年,对法尊法师翻译的西藏黄教之祖宗喀巴大师名著《辩了不了义论》做过讲义,花费了几年时光,写了几十万字的手稿,可见正果法师对藏传佛教也是有一定的研究。他所坚持的见地,必有他所依据的理由存在,这大概更多是他老人家的内证吧!

          在正果法师看来,人间佛教是菩萨行的具体体现,所以正果法师的佛学理念宗极是人间佛教。晚年的正果法师同赵朴初居士一道提倡人间佛教,并且还撰写了一些有关人间佛教内容的文章,发表在《法音》杂志上。他认为人是最宝贵的,人身难得。在三界中,只有人最容易修道成佛。佛陀曾云:“诸佛世尊,皆出人间,佛出人间,终不在天上成佛也。”禅宗六祖慧能亦云:“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觅菩提,恰如求兔角。”由此可见,在人间修道是佛陀的本怀。太虚大师也曾云:“仰止唯佛陀,成就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正果法师的人间佛教理念就是如此。基于此念,他发愿生生世世来人间,永做菩萨度众生。这是不求自己得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的大悲之心,是完全契合佛陀的本怀精神的。人间佛教是菩萨学  处,是一代佛教要开显的秘藏,正果法师可谓实证此境的大菩萨呀!

         今天我们学习正果法师,就是要学习他的广大菩萨行,立基于人间,净化人心,完善人格,最终达到人佛一体。佛法是人生的佛法,佛法是现实的佛法,佛法是理性的佛法,佛法是实用的佛法。我们要象正果法师那样,以戒为师,以法为依,以佛见为见,以无我的精神,广行利乐有情和庄严国土之事,为社会主义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建设服务。

       佛是觉悟的人,佛所讲的真理是宇宙人生的现实法性。这种真理是永恒存在的,只要每个人依靠自我的理性求实之心,就必然有希望见到永恒的真理,成为一位真正自由幸福智慧的人。佛法真理是客观真理,因而它有着普遍实用性。在自然界,社会界乃至人的生命心灵中都是实用的,正果法师的为人(下转77页)(上接49页)为学就是佛法本有的真理精神的最好体现。

         时至今岁11月20日,正果法师示寂已有十周年了,做为他的皈依弟子,我难忘吾师的慈训,法乳之恩,终身难报。现将我所知晓的法师思想略陈点滴,并加少许评说,以志纪念法师,并盼法师乘愿再来。如有人欲详正果法师的思想,则应取法师所编述的《佛教基本知识》、《禅宗大意》和《止观简介》等书读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