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智明

    永嘉大师再度走到我们中间来,走回了家乡的故土。我们曾经思念遥远的形象,感动于他的道行;如今因着反复的参叩,渐渐化归为自心的禅意,梦醒时分,自他不二。
    科学技术的求真与人文学科的求善,促成了现实人生的不断发展,然而,禅的智慧却是融合了真善,又超出了真善,以不二的道悟,形成一念的圆机。所以禅是求妙的。
    因为:禅是在否定一切中显发智慧;
    禅又是在肯定真性中承当本来;
    然而,一个真正悟入禅的人,既不否定,也不肯定,因为无人无法,非真非妄。
    永嘉大师在我们的纪念中走来,怀着对古德的崇敬和对禅心的思考,我们会发现每个人的心中即是永嘉大师,万法由心而显,万物又由心而造。所以借鉴禅案、观照性理的心智,不必向外求索;当下返归,脱体现成。于是,一个没有高扬自我的人,无须大师的标榜;一个归家稳坐的人,不言回家的艰辛。
    大师在哪里?我们不说他是温州的第一高僧;不说他是禅宗、台宗的大成就者;不说他是唐代佛教史上的著名人物。我们应以禅的不言之言,去体悟空有不二的中道,去超越宗教俗化与宗教文化之间的背离,去发挥即真而俗的妙用。如此,大师即在无师无得中跃然活现。
    何谓是永嘉禅?
    它是在永嘉这一块神奇的土地上开花结果的一个禅支;
    它是台、禅不二,圆融微妙,简约直行的禅法;
    它是顿渐并施,自他兼利,含融广大的禅行
    它是不立宗派,超越藩蓠,无为无着的禅道。
    因此,永嘉禅是佛家哲学圆融圆满的一个体系,是禅心理的悟证达到顶峰时的化境,是参研佛道契入涅磐的终极归趣!
    我们知道:禅的智慧是在打破一切知识执着后的一种真实体现,是人类心灵世界在历涉一切真理后的一种顿悟,是一切宗教经验到达极致时的化归,是自我在完全释离后的空灵正知,是透脱尘累束缚后的自在生活。
    永嘉禅给我们提供了禅修与禅悟的途径,过来人的路与应该走过去的人同时出现在一个点上,那是因心与果觉统一的圆点。
    禅是无性的。非宗教性,非哲学性,它透明而空寂,平常而真实。它没有名字与境相,相机提示的机用只是应缘的方便。
    如举起手中的杯——
    世俗的杯是随流俗而取着的;
    外道的杯是为心外的药而调制的;
    二乘的杯只是一个不再装东西的空杯;
    菩萨以自己的杯做模型不断去制造更多的杯,
    佛以完成的功业而归于涅磐圆满法界的大杯,
    唯有禅悟的心中不再是杯非杯——根本没有!
    禅又是共性的。来自于灵知妙悟的智慧,是一切众生所共有,因此,禅的学修弘扬是以人为本而展开的。纪念大师,思维禅义,回应人生,服务现实,便是我们的真正动因。
    禅以共性的普遍意义,可以给历史以光辉,给哲学以深邃,给科学以启迪,给文学以升华,给道德以真善,给宗教以虔诚。于是研究与创作有了灵感的空间;烦恼与痛苦有了解脱的慰藉;艺术与生活有了妙严的流动;生理与心理有了绝对的平衡。
    由此,禅坐可以安顿生命,禅思可以驰骋天地,禅悟可以顿超万有,禅行可以创新世界,禅道可以恒住真实。
    当共性入于无性,无性显示共性时,禅的心灵就能开拓无限的风光。
    永嘉证道歌是一曲赞扬禅道精神的最奇妙的歌,它一开头就说:
    “君不见,绝学无为闲道人,不断妄想不求真。”
    ——做得自心的君王时,才能以不见而见于万法。
    ——只有绝学了尘的人,才能以真智而行无为,闲静一切。不断妄想的人,真已经出现,真出现时,根本无可见。
    于是你从这里趋入,也就是大师从这里走来,禅悟的心,在法尔的实相里映现妙智的光,于自显的境界中,永嘉的禅也已不再称为禅了!